✈ 每日勵志放十萬個風箏

1122愛咳嗽only《虛構的海》牛桃短篇小說集//印量調查 

大家好久不見惹 我是不作不死嗚嗚 
這陣子消失很久都是忙著去關天窗了T.T

書名:虛構的海
封面:http://i.imgur.com/zR3q0KE.jpg
作者:嗚呼呼|http://www.plurk.com/goodbyegitty
首發:2014/11/22 愛咳嗽ONLY
攤位:E03《我覺得韜很渴望》
配對:吳亦凡×黃子韜=牛桃
規格:小說短篇集/A5右翻/三萬字↑
售價:NTD.200

試閱:http://goodbyegitty.pixnet.net/blog...

【EXO】QA答非所問(牛桃)

〈QA答非所問〉

  「那麼KRIS,我可不可以請問當大家陪同TAO洗澡的時候,需要做什麼呢?」主持人何靈面帶誠懇地詢問所有台下妹子們都心癢癢的問題,妹子們開心了、吳亦凡苦了,彷彿能看見何靈身後那條搖曳的狐狸尾巴。

  在吳亦凡看來,儘管何靈眼神再如何誠懇單純,都掩不了背後的惡趣味啊!

  吳亦凡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在小黑屋匿名投票的小小——實際上寵溺又無可奈何——地情趣抱怨,居然被節目單位當作開頭,害他當下又驚又羞地先掩住呼之慾出的牙齦,遮蔽差點突破天際的牙齦還不夠,趁著搔耙後髮及脖子的假動作,微垂頭瞟向被告者黃子韜。

  恰恰就是那麼剛好,黃子韜也睜大雙眼瞪了過來。
  (空中get媳婦兒的「死相」目光...

【EXO】如果你是一條魚(牛桃)

  眼簾入映的是純白的布簾,剛甦醒不久的男人恍若稚兒,對這未知的世界充滿好奇與探索,扯動覆蓋在身上的床單,躺在床上的男人聞出鼻翼下瀰漫醫院特有的消毒水味,不喜地皺起眉頭,偏頭打算繼續觀察世界時,才驚覺當他觀察週遭的同時,他人也正觀察自己。

  「你是誰?」男人撐起上半身向正在拍攝自己的男人提問。

  「黃子韜。」原本低垂腦勺,埋首在手提攝影機後的男人聞聲抬頭,直視坐臥在病床上一臉好奇的人。

  「你叫黃子韜?」像是聽到不滿意的答案,病床上的人蹙眉,揚聲反問。儘管他也覺得這樣毫無根據的質疑莫名其妙。

  「不,這是你的名字。」被質問的男人非但不怒,反而漾開溫柔的笑意。男人的身型高挑,站直身軀恰恰把背後窗...

【EXO】再說一個祕密(牛桃)KRIS 生賀文

《再說一個秘密》KRIS 1106生日賀文

〈寫給你〉

假如人生不曾相遇,我還是那個我,偶爾做做夢,然後,開始日復一日的奔波,淹沒在這喧囂的城市裡。我不會瞭解,這個世界還有這樣的一個你,讓人回味,令我心醉。假如人生不曾相遇,我不會相信,有一種人一認識就覺得溫馨,有一種人可以百看不厭。

  ——你是我為數不多的秘密,T。

  衣物散落在床鋪上等待摺疊收入旅行箱,奈何衣物的主人不是很安分地到處東翻西找,大有把整個房子都翻過來的趨勢。雙腳嫌麻煩就不踩著室內拖到處走動,剛好經過浴室頓了一下走進去把他跟他男人的牙刷跟共用的洗漱杯扔到床上。

  完全忘了明早還要使用的可能性。

  皺了眉,他嘟囔了幾聲還扳上了手指,再...

【EXO】在你身旁(牛桃)

  做了個夢。

  昨晚是這個夢,前晚也是,打從練習的日子開始就不停歇的夢。

  是個折磨他信心的噩夢。

  清楚地知道自己佇立在何處,抬顎放眼望去,眼前的空間廣闊周圍的看台上一片空,這裡不是舞台沒有任何觀眾再為自己鼓掌。收回了視線,不用向一格併鄰一格的窗外看也知道那是濃稠如墨的黑,約莫又是兩點半了吧。

  身旁沒有人,耳旁無音。他吞了吞口水,練習了那麼多次總算有膽子向下看。

  過於遙遠的距離又引起他一陣暈眩,趕緊退了一兩步閉起眼定神。只是一層柔和的水面沒什麼。在心裡默念了好幾遍給自己打打氣,你不是那個大喊世界對你來說沒有不可能的人嗎。

  這有什麼大不了的。

  你做不到。你辦不到。喔這又會是個令人沮喪...

【EXO】夜間卡片(牛桃)

● 理智與情感

  都說天蠍座的男人,愛不得。吳亦凡自己也這麼認為,他甚至認定自己這一輩子生命的燃燒都該是奉獻在夢想上,他已經跌了一次,沒關係,再爬起來努力咬緊牙根,最後證明他還是辦到了。至於愛情?他連喜歡是什麼感覺都不知道。

  如果是以前那個尚未與黃子韜相識的吳亦凡,或許這一生都是和人群保持在一個剛好的界線。你以為跟他時間久了總會熟稔卻只能得到他相敬如賓的禮貌性問好,你以為他會是高高在上宛若不可輕觸的男神,卻仍會接到他示好的暖笑。若即若離,似近猶遠。吳亦凡就是一個這麼捉摸不定的男人。

  然而,那是在尚未碰到黃子韜之前。

● 牛奶 男朋友 習慣

  「答——答...

【牛桃】無題

CR:Destined

Fantasy(幻想)、Horror(驚慄)、Tragedy(悲劇)

遍地狼藉。打開門見到的場景讓黃子韜愣著,地板上遍布凌亂的衣物及被外力扯壞的飾品。心下經不住擔憂,腦袋瓜裡奔騰出各種不好的可能性。

這是怎麼搞的?他打了好幾通的電話給吳亦凡,可都無人接聽,焦急如焚的他想也不想趕緊回來看看情況。

門沒鎖,玄關亂七八糟。活像被遭小偷一樣。這猜測讓黃子韜提高警覺心。

黃子韜走進房間內,腳下不知踩到什麼黏稠的液固狀物體,驚得他迅速抬起腳板。曲起右腳擱在左膝蓋,只看到一團糊稠的黏液沾上了腳底,黃子韜皺起眉用手拍掉,些許黏在手心上的就抹了抹衣襬,把它抹去。

「隊長!...

© 於是你不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