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日勵志放十萬個風箏

【EXO】再說一個祕密(牛桃)KRIS 生賀文

《再說一個秘密》KRIS 1106生日賀文

〈寫給你〉

假如人生不曾相遇,我還是那個我,偶爾做做夢,然後,開始日復一日的奔波,淹沒在這喧囂的城市裡。我不會瞭解,這個世界還有這樣的一個你,讓人回味,令我心醉。假如人生不曾相遇,我不會相信,有一種人一認識就覺得溫馨,有一種人可以百看不厭。

  ——你是我為數不多的秘密,T。


  衣物散落在床鋪上等待摺疊收入旅行箱,奈何衣物的主人不是很安分地到處東翻西找,大有把整個房子都翻過來的趨勢。雙腳嫌麻煩就不踩著室內拖到處走動,剛好經過浴室頓了一下走進去把他跟他男人的牙刷跟共用的洗漱杯扔到床上。

  完全忘了明早還要使用的可能性。

  皺了眉,他嘟囔了幾聲還扳上了手指,再清點一次幾項必備的東西以防自己忘記或漏掉。明天開始他就要跟他男人環球世界一圈,他男人十五年前說的預想倒還真的實現,雖然延遲了五年多的時間,然而這願望能成真仍是覺得不可思議。

  有時候會停在某處良久不動,可能是翻出了一些紀念性的舊物,諸如粉絲送的禮物、一起私下買的飾品,每樣被遺忘十年之久的物品都包含了太多說不盡的回憶與釐不清的情緒沉澱,一觸及猶若潰堤,舊事如洶湧的水淹沒了他。

  等回神過來已經不知道是時間過去多久,他自我消遣地想自己都還沒奔四就像個老頭子感秋傷懷。收了收心打算繼續收拾行李,沒想到在放回物品的時候扶持的角度不小心傾斜,盒子裡的戒指飛滑了出來掉落地面後,捉弄他似地如戲劇發展般滾入床底。

  他嘆了一口氣,深深敗給了自己,以前常被粉絲戲謔的手滑能力仍在,還與「齡」俱進。

  掉戒指的瞬間讓他想起,彷彿重溫一般,與十五年前某次在漢江公園簽售會的經過不謀而合,當時也是眼睜睜看著他親愛的戒指毫不留情滾入漢江的懷抱,那欲搥胸捶地的心痛當下什麼偶像形象管理都顧不得了,一臉如喪考妣的愁苦,三秒落淚他絕對哭給你看。

  還好這裡沒江讓他男人跳了。不禁莞爾憶起興哥指喚他男人的那句話。

  走到床沿跪下,自己腰上的痼疾從出道到如今仍舊,或許是怕他又不小心扭傷了腰,床鋪下、甚至其他需要彎腰的地方整理跟清潔,向來都是他男人自告奮勇在處理。

  十分樂意又感到暖意窩心,當時捧著對方的臉狠狠親了兩口。

  傾斜身子找尋滾落的戒指,戒指找到了,連他男人藏在床下的東西這倒也一起被他意外尋到。

  藏匿的位置其實不算高端,只是他向來不彎腰打掃,一來二去好幾年的歲月都沒發覺存在。好奇的他把皮箱子拉出來,約莫是兩個手掌心再大點的方形皮箱,上頭沉積一層薄薄的灰塵,從外型上看不出是哪個牌子。

  打開箱子來裡面是一本駝色外皮的書本跟好幾封顏色不一的書信,他挑眉猜測這大概又是他男人念舊而收藏起來的粉絲信吧。

  他男人就算四十幾歲男神魅力不減反增啊,其實他也挺帥的不是嘛,怎麼還老是有一堆小女生死死盯著他男人看。分不清是好勝心不服輸多些,還是吃醋的情緒更多。碎碎念抱怨了一會,嘴唇嘟得頂高,像極了很久以前在綜藝節目上爆料的模樣。

  本來沒多想的他要就此將皮箱闔上,當然,晚上是不會放過消遣他男人的好機會。手指拂過歲月磨損而泛黃陳舊的書本,或許是觸感抑或說不上來的熟悉讓他留意片刻,仔細一瞧才發現角落寫著一個字。

  凡。

  咦?這筆跡很顯然是他男人寫下的。這下不得了了,原本該好好收拾行李的他這下撒手不幹。也顧不得皮箱底下的灰塵髒汙,兩手將皮箱捧放在床上便開始翻閱起他男人的書。大抵是日記之類的,他猜。

  心底翻騰一股難以說清的激動,些許是因為人類根性的好奇心引起,然而更多是由於能夠站在他男人的視角回顧他長年走來的心路歷程。


  他最珍貴的哥哥。




〈情不自禁〉

  寢室內一片昏暗僅留桌燈一角明亮,吳亦凡屈膝躺坐在床上,依著桌燈的光亮正書寫些什麼,窸窸窣窣地筆尖滑動於紙上的聲響在靜謐的室內裡格外清晰。

  「哥唔……」身邊的人突然發出夢囈,吳亦凡乍驚停下手中的筆趕緊把本子藏到薄被下,扭頭往下低望,只見半個臉龐都埋陷在軟被的黃子韜雙眼仍閉,安穩地沉睡中,彷彿貓咪般的嘴唇動了動低語:「再來……」

  再來?吳亦凡挑起眉來,垂下身想知道對方做了什麼樣的夢。

  「……再來一盤,韓牛……好吃、我要再吃……」好吧,他能多期待這容易被食物誘拐的小情人會做多麼香豔的美夢呢。

  說不定在他心中自己還比不上韓牛。好氣又好笑但又能怎麼辦呢,誰讓他就是這麼無可救藥地喜歡這貪吃的吃貨,起身之前吳亦凡輕輕吻黃子韜的額髮,不打擾對方的美夢也捨不得。

  吳亦凡緩緩坐回原樣繼續寫字,偶爾他也會畫一些人物或畫面,有些事情他用筆寫不出來想闡述的感受,反而是用圖像表達相對清楚又直白。反正這本他只打算給自己抑或有緣揭開的黃子韜閱讀。

  沒了書寫的心情,吳亦凡先擱著筆思索自己是何時開始書寫日記的舉動。雖然有時候他會懶惰不想記錄,有時一擱就停了半個月一個月之類的,時間久了漸漸養成記錄的習慣後倒不會有這麼長的空白期。吳亦凡慢慢發覺記錄的意義。

  想留下些什麼,不想錯過任何,不想繁華落盡回首當年茫然不知。這是他書寫的初衷。

  關於他跟韜點點滴滴。聽起來浪漫,但本質上其實挺平凡的。沒什麼轟轟烈烈,伴黃子韜攜手走過的日子細水長流,一起吸收學習一起茁壯成長,哪怕受外界冷眼冷語,有對方緊握的手給自己打氣鼓勵,恐懼憤怒都飛走消散遠方。

  在很久很久仿若遙遠的過去,多年奮鬥不懈的籃球夢想破碎一地,碎片紮了一手血也想捧起,他忍不住悲憤嚎哭,那時的他是多麼多麼憎恨那位名為「神」的人物。

  此時此刻他一直很感恩,感恩上天讓他遇見了黃子韜。

  愛撒嬌又淘氣的少年,說著愛一個人在海邊散步,卻老要拖著自己進浴室陪他洗澡。一旦覺得對的事情,撞了南牆都不回頭的倔脾氣。總是眨動那對吸引人的桃花眼,向自己閃動眼底那份毫不保留的傾慕,「哥最棒了!」展開雙臂抱個滿懷的大孩子模樣,每次自己都恨不得用力回抱,最好是能揉進胸懷永不失離。

  世界如此大,幾十億茫茫人海之中,上輩子要回眸五百次才能換得此生擦肩,更何況兩人的相遇是多麼不容易。最終沒錯失彼此,牽手相伴一生。

  幾十億人中我遇到你
  可以呼喚你的名字 
  可以真心的握住你的手 
  陽光也對著我 燦爛的照耀 
  感覺幸福得無可救藥

  當時接到經紀人發下來〈Lucky〉的歌詞,他與黃子韜默契相視一笑,那時候只要他們兩人獨處,他們會哼唱著細讀彼此眼底傾訴的情意,不用任何隻言片語。

  那種心情像是夏日喝下冰涼的彈珠蘇打水,細微的氣泡滑過喉間,汽水帶來的刺激癢癢的,嘴裡都是蘇打水甜甜的滋味。

  愛戀只能是祕密,把最珍貴的那顆晶瑩的彈珠緊攥在手心裡,誰也不發現誰也不能奪走,殊不知那偷偷藏懷的愛意化成眼底點點的星光。兩人相視的瞬間彷彿能幻成一道銀河。

  心事是很難隱藏的,把嘴巴摀住它就會從眼睛裡冒出來。吳亦凡清楚,愛意也是一樣的。所以他越來越害怕跟黃子韜對視,尤其是擁抱的剎那,至今依舊無法泰若自然的演戲,飯拍上的自己肢體微笑無一不是僵硬,視線哪次不是落在不明何處。吳亦凡明白自己會情不自禁,那股澎湃的情感、無可宣洩的情意總有一天會爆發。

  雙眼將會默默背叛了自己。


  揉揉右眼打了個呵欠,睏意逐漸侵襲腦袋像是生鏽,慢慢地吳亦凡發現自己的思考能力下降反應都有些遲鈍,寫出來的語句邏輯變得奇怪又好笑,一天積累的疲憊也彷彿被身體放大數倍,肩膀微微痠疼。他疲睏地又打了哈欠。

  該乖乖睡覺。吳亦凡闔上牛皮書皮的日記,書角邊落著一個凡字。把日記收好在自己抽屜的底層,其他物品隨意性鋪疊將書本掩護,隨手滅掉床邊的小夜燈,房內陷入寂靜的黑暗。

  躺臥仰望天花板,眨了眨眼吳亦凡感覺少了一些什麼,轉過身靜靜看著黃子韜的睡顏,一點一點,睏倦緩緩襲上身。

  你在呼喚我的名字 
  你輕輕的在我肩上依靠 
  那陽光一直把你溫柔的擁抱

  他做了一個夢,一個很溫暖很平淡的美夢。

  夢見十五年之後的吳亦凡摟著黃子韜,黃子韜的頭抵靠在吳亦凡的肩膀,輕輕地,前者親暱夾帶多年不改的俏皮本性,將雙腳踩在對方的腳背上,後者一步一步隨熟悉的旋律帶著愛人起舞,在暖煦的陽光下兩人相依慢舞。




〈Skin hunger〉

  最近可能得了一種奇怪的病。
  p.s.不是那該死的感冒。


  感冒纏身已經不知道是第幾個禮拜。吳亦凡躺在床上困擾地皺起眉思考。季節轉變氣溫下降,疲憊加成壓力使免疫力弱了些,沒想到自己如此弱不禁風居然一不小心就中標,本該是幾天就能自行解決的小感冒,因為大大小小的活動不能好好靜養。

  感覺起來是越來越嚴重了。伸手把厚被裹緊一點,他暗自猜測今晚的氣溫又下降了,不然怎麼會那麼冷。

  感冒令吳亦凡的精神顯得疲弱,半昏半醒之間感官發覺天花板上的日光燈滅,房內頃刻間陷入伸手不見五指的黑。

  洗完澡了?吳亦凡昏沉沉的想。

  下一秒,被窩下方鑽入一個物體朝著自己身邊的空位前進,對方絲毫不需努力奮鬥,駕輕就熟地一下子就竄到吳亦凡的身旁,連腰都被對方抱住。

  「韜,你的床在旁邊……哥感冒不要鬧了……」吳亦凡很想叫黃子韜快下去,然而他又捨不得對方溫暖的體溫,對方剛洗完澡身上依然有沐浴乳的香氣,那令他放鬆又安心。

  「放心放心,我身體健壯的很,不用擔心我會被傳染。」吃定吳亦凡不忍直接像鹿晗把自己踢下床那般,笑盈盈的黃子韜繼續摟抱吳亦凡的腰,大有今夜都死賴在對方的床上睡一晚。

  只要到了冬天他最喜歡的事,就是鑽別人先溫暖好的被窩。結果,就像老愛拖隊友一起去洗澡,最好說話的總是表面上嘴硬的隊長。

  「凡哥你吃藥沒?」

  「早吃了,哪像你老是拖到俊勉在後面追才乖乖吃。」即使感冒無法阻止吳亦凡吐槽黃子韜。

  「喔……」直到現在還像小孩子討厭吃藥的人吶吶地回應,「凡哥你的腳怎麼冰冰的啊?」

  「有嗎?」吳亦凡沒自覺,蹭了蹭自己的腳ㄚ,「好像有點。」

  「哪是有點啊!不知道是你躺在旁邊,我還以為是吸血鬼欸!」黃子韜覺得吳亦凡真是太不會照顧自己了,都病成這副焉模樣還悶不吭聲。除了生對方的氣,他更多是氣自己沒好好關切對方。

  「你腦袋瓜裡除了吸血鬼外還有別的嗎?」吳亦凡快敗給黃子韜了。

  「還有哥哥啊。」黃子韜想也沒想就回道,一雙烏溜溜的眼睛率真地看著無奈的吳亦凡。

  「……」病都可以好了是不是。

  見吳亦凡不接話,黃子韜自顧自接下去,「哥你是不是血液循環不好啊?」一面詢問一面將自己的一隻腳從外、另隻腳從內,夾摀住對方冰涼的雙腳ㄚ,試圖以自己的體溫暖和吳亦凡的腳,發現自己的腳也不熱時,還會拿腳板摩擦彼此,蹭個幾下取暖。

  兩人腳ㄚ交纏的樣子彷彿每次謝幕時與對方緊緊纏繞的雙手,纏綿繾綣。

  吳亦凡呆住,頓時有什麼話想說,又不知道該說什麼話才好。黃子韜單純為他取暖的舉動,卻也直接讓整個心窩都暖烘烘的。

  他伸手越過對方的腰回摟黃子韜,下巴頂在對方的頭上,吳亦凡突然覺得生病好像也挺不錯的了。



  ——有你在,便暖了整個冬天。



✈凡哥生日粗卡

最最親愛的男神凡哥生日快樂啊麼麼麼哦.+:。\(*≧3≦*)゚/.+:。(幹偷襲壽星##

終於拼完賀文我真是要跪下來痛哭流涕了5555
誰能告訴我為何日子過這麼快 簡直是用火箭飛的速度啊(ಥ_ಥ)
昨天半夜看到已經是5號我差點沒崩潰 本來其實是打算打六篇的 
結果濃縮成一半 有沒有感受到精華啊各位親(好意思#
但除了桃子視角的〈依戀焦慮症〉外 其他的大抵都是合併在一起了www
最最讓我可惜的是 這次是真真走小清新暖暖風格啊QAQ
天哪 這真的是我嗎!?!?當初連趕兩篇肉當賀文的那貨呢55555

原先是想附上一篇按摩師凡哥X黑道混混韜哥的按摩肉慾文
不覺得很帶感嗎T^T好喜歡捏(幹 
這是某次實在看哥哥的大手受不鳥 瞬間被謬思正妹打到 聯想的畫面
如果有親看到類似文一定要跟我推薦啊(跪倒抱大腿
我哪天會努力擼擼看的(快點#
目前最想擼的肉文就是這個了>~<
哥哥透露一股禁慾感的大手 在弟弟抹上精油滑潤的肉體游移
光想想這樣的畫面 我就石更了(呼呼呼(滾

哥的生日賀文還是冷靜一點好了 讓哥吃不到肉真是勾咩哪(>人<)
不過還是非常激動 心中一直想寫的腳摀腳梗用上了啊啊啊!!!!!!!
冷冷的冬天 情侶之間最溫暖的事情
題目是Skin hunger(皮膚饑渴症) 這個文的初衷是要用在他們兩老來愛的抱抱的緣由
沒想到從抱抱變成摀腳取暖 但這梗跟冬日手被對方拉進外套內是一樣萌(內心排行)
最最初是用在兔虎上喔 可見我拖拉這梗多久了XDDD
能用上真是太感謝上天TUT

第一寫給你的信跟第二情不自禁是有一點關聯性
不知道有沒有看出來www
自己很喜歡情不自禁的結尾 BGM請一定要帶愛黛兒的One and Only哪 
凡哥與桃子慢舞的旋律在我腦內就是放這首歌 
每次聽著聽著 腦海都會浮出他們兩位依偎彼此 輕輕搖擺(姿勢跟亞洲偶像盛典抱抱那樣)
整個就是浪漫Cry 。゚・(ノД`)人(ˊД`)人(Д` )・゚。

謝天謝地 上天讓我遇見了黃子韜 黃子韜在更早前相遇吳亦凡
一直覺得他們的遇見美好得不可思議
近期看他們倆越發像彼此 「你中有我 我中有你」要被他們發揮到極致了好嗎
依然是祝兩位感情好更好 情場得意,職場也得意喔♡♡♡

祝凡哥大暖男身體健康,事業有成,抱回美人歸哪♥(˘⌣˘*) 

2013/11/6  

评论
热度 ( 2 )

© 於是你不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