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日勵志放十萬個風箏

【EXO】在你身旁(牛桃)

  做了個夢。

  昨晚是這個夢,前晚也是,打從練習的日子開始就不停歇的夢。

  是個折磨他信心的噩夢。

  清楚地知道自己佇立在何處,抬顎放眼望去,眼前的空間廣闊周圍的看台上一片空,這裡不是舞台沒有任何觀眾再為自己鼓掌。收回了視線,不用向一格併鄰一格的窗外看也知道那是濃稠如墨的黑,約莫又是兩點半了吧。

  身旁沒有人,耳旁無音。他吞了吞口水,練習了那麼多次總算有膽子向下看。

  過於遙遠的距離又引起他一陣暈眩,趕緊退了一兩步閉起眼定神。只是一層柔和的水面沒什麼。在心裡默念了好幾遍給自己打打氣,你不是那個大喊世界對你來說沒有不可能的人嗎。

  這有什麼大不了的。

  你做不到。你辦不到。喔這又會是個令人沮喪的失敗。

  明明沒抱持這樣挫折喪氣的想法,灰色的念頭卻不知從何鑽進他的腦子內肆意打擊他的信心,鼓起的勇氣原本就沒多少此時如破洞的氣球,越消疲軟。

  失敗的畫面開始在腦海裡翻竄,被自己遮掩的瘀青宛如收到惡意的召喚疼了起來。最痛的還是跳水引起的麥粒腫,眼眶內的腫粒令他難受的又不爭氣地想哭。生理上,心理上皆想。

  低下脖子將臉埋進掌心裡。又癢又不適,難熬的痛楚只能自己默默地消化。

  雙耳突如其來收到猛烈的呼喊聲。TAO!TAO!一聲又一聲熱情的呼叫,原本該是享受的應援,這時卻變成最唯恐不及的催命聲。遮著臉的雙手顫抖逐漸挪開。

  方才空蕩的觀眾席現在坐上一個又一個看不清面孔的黑影,糊黑的臉上露出不符人體的大嘴,咧著森白的牙齒大叫你快跳啊,怎麼不跳。耳朵充斥一聲高過一聲不安好意的催促,嗓子像是被粗紙狠狠磨過的難聽。

  他想跳。想證明自己做得到,他可以!那麼多天來的噩夢反覆折磨著他,他也努力著想突破想打碎。然而,雙腳卻像被釘子牢牢固定在原地,一步也無法邁開,邁不開。

  廣播在室內響了起來,叫了自己的名字與號碼,毫無起伏波動的聲音要自己上台準備跳水。這是第一跳。

  這是第一跳。

  再不跳就喪失權利,再不跳就無法晉級,再不跳就要辜負那些對你期待的粉絲了。

  跳不跳。

  你還是跳不了。沒用的人。

  每一次到了這關頭雙腳楞是動也動不了,用力搥打也仍是徒勞無力,夢的收場無一是無能的自己被粉絲唾棄,原本底下觀看的黑影如陰冷的蛇爬升上來,吐著信子般圍繞在他的身邊冷嘲熱諷。
  
  他以為又會像過去幾天那般,被惡意的評論淹埋自己,一身冷汗在夜裡驚醒。

  你做得到。

  相信自己。
  
  跳下來吧。

  彷彿受到了指引,倏地張開雙眼左右掃視,剛剛那聲並不是他自己的聲音。那會是誰的呢?很熟悉的聲線,低沉磁性。不自覺抬起腳向前走了兩步——像是過去那些天來獨自的練習——到了踏板的最前端。

  這一瞬間,身體不再受控制,自己倒像盤踞在意識外的旁觀者。彈跳向前,屈體翻轉。柔軟波動著的水面此時已像一面冷冽的冰晶,在衝入水面之前,拇指微勾指尖併起壓住水花,激濺而起的水珠劃過臉龐。

  砰。

  入水後世界分割為二,衝擊引起的泡沫拂過皮膚急於往水面奔去,任何不和諧的雜音都被排除在外,映入眼簾的是一片柔和的藍。那種說不出的安詳就像又重回母親的懷抱,不管跳過多少遍可以說他最喜愛最享受的永遠是這一刻。

  畫面寧靜而美好,讓他此刻死去也無所謂。



  眼前突然變得模糊不清,他揉了揉雙眼。

  「……哥?」

  「做惡夢了?」額上傳來溫暖的觸感。

  愣了一會,從惡夢中掙脫出來的人伸出雙臂把那聲聲鼓勵他的哥哥抱住,抱得緊緊,下顎抵在對方的肩膀上,左臉微微蹭了蹭對方。彷彿找到歸家的孩子,窩心地汲取那份溫暖,夢與現實的分界線逐漸清晰。


  黃子韜想,他不會再做這討厭的惡夢了。



✈腦袋空空  


原圖大小► http://i.imgur.com/7tJNL0t.jpg
CR:齋粉20 不妥刪><

昨晚刷WB陪著弟弟跳水都沒想哭,看到這張Fanart眼淚差點噴出來TOT
意境呈現的太棒了,那種「與你同在」的菲林撲面而來,超級感動┭┮﹏┭┮
雖然你的第一跳不能陪你,但哥會等你回來給你個大擁抱!!!
其實自己也偷偷腦補既累又餓的桃子回到宿舍,因為接下來的行程忙碌而大略吃一吃
癱倒在床上後,凡哥用精油按摩幫他緊繃了一整天的肌肉揉開
這樣的溫馨畫面(ㄒoㄒ)/~~
一想就暖Cry了 隔天仁川機場拍到弟弟看著哥哥笑得眼睛都發亮
真心覺得有可能(醒醒

好啦 阿嗚該睡覺了
老是都這麼詭異的時間點更文 我是活在美國時間嗎(ಥ_ಥ)

2013/8/25

评论
热度 ( 1 )

© 於是你不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