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日勵志放十萬個風箏

[心得]不負如來不負卿

  • 日期/14.08.20~25

  • 原耽/《異世神級鑑賞大師》by時鏡

  • 攻受/是非×唐時

  • 文案/學渣懷揣《詩詞鑑賞大全》穿越修真界,研究出詩詞新玩兒法!

    夏天來了,熱得不行?「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全家人抱著襖子大夏天冷成傻逼歐耶!

    遇到摳門土老財?「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
    大土豪抱著自家熊孩子買來的二鍋頭哭出一臉血。

    被高手通緝追殺?「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
    《號外!大陸第一高手橫死怡紅院!》

    【群眾:點贊,男主吟得一手好詩!】 

    以詩詞意境製造幻境,以詩詞文眼為刀劍術法!
    壯哉我大中華,詩詞一本走遍天下!管你仙佛妖魔,酸詩一首,通通死絕!

  #幾個深深吸引我看下去的點#

  •  和尚攻

起初會被吸引就是因為這個屬性!雖然作者在文案上描述地是

CP:心狠手辣賤人受×作者萌了很多年的那種

尼瑪,不太認識作者的嫩嫩我怎知作者萌很多年的那種攻到底是哪!種!攻!啊!摔!還好作者註明了小攻的名為「是非」,啊這名字一看就是我的菜,追!後來也證明直覺果真是沒失誤,好樣的,多久沒在哪篇文裡這麼喜歡一位攻,還打開了我的新世界,和尚攻!愛是非╭(╯ε╰)╮

也正因為「和尚」這樣特別屬性的攻,時鏡ㄉㄉ方端上來的肉隱隱約約,給人隔靴搔癢的感覺,想要更多、可對方不給,但這種感覺卻比以往描寫直白露骨的紅燒肉還令我血脈賁張。於是我繼續看下去!

  唐時也干脆躺下了,只是老覺得什么畫面在自己的眼前閃動,卻又不知道是什么,他越是去追逐這樣的畫面,便越是覺得追不上,便越是想要繼續追。
  他開始陷入一個迷離的怪圈。
  意識之中是一片迷幻的色彩,卻又覺得灼熱,心臟里涌著躁動不安的血液,燃遍他全身。
  他解去了自己的衣服,似乎想要獲得更加舒服的清涼,卻被皮膚接觸到的冰冷空氣刺激得顫抖。
  手掌從自己的脖頸上划過,又舔吻自己的手指,他仿佛變成了一條蛇,扭動自己的身軀,要與另一條蛇交合。
  前方似乎有什么溫涼的所在,吸引著他過去,於是觸碰到了,便覺得再也放不開,比自己溫度更低的東西,總是討人喜歡的。唐時纏住了那人,又嫌對方的衣服礙事,便給扒去了。
  拈花指,手結印,佛珠在指掌之間,他含住那佛珠,又緩緩地舔吻到那人的手指上,動作曖昧而且自然。
  口腔是溫暖的,佛珠是冰冷的,被他含進去之后,卻逐漸同化成了同樣的溫度。
  他的舌頭,便像是蛇信一樣,在上面留下溼滑的水跡,卻逐漸地接近了那拈花式的手指,於是舌頭從他的指甲蓋上滑過,含著輕輕地吮吸,只覺得那人似乎顫動了一下,這反應讓他更得意起來。
  畫面里,始終看不清那個人的臉,只有那個疑似自己的人,像……像一個……一樣在……
  唐時忽然覺得那些話都是很難說出口的,他身上跟著燒灼了起來,夢里也不安穩。
  將那人的僧袍扒開,便能夠看到健碩的胸膛,順著肋骨腰線滑下去,撩開下擺,便將一個火熱的東西握住了,又挑弄著,似乎很得趣。
  已經光溜溜的自己,致力於將另一個人也扒光。
  只是無論他如何動作,那人卻不動如山。
  暗暗地想著,這人真煩人,他埋頭便將那物吞了進去,又覺得含不住,吐出來,間或偶爾親吻那人的腰際,或者啃咬一下他的胸膛。
  這人莫不是冰作的,石頭刻的?
  他的臉貼著他的腰側,觸碰著他的腹部,這腰上還帶著傷,甚至還在流血,他卻完全無視了這一切。手臂卻繞到他身后,扣緊了他的背部,在那僧袍上搓動。
  像是天生知道怎么做一樣,他如蛇一般的身體柔軟極了,雙腿一分便坐過去,勾住他的腰,嘴唇一分,模模糊糊地吐出了兩個字。
  唐時努力地想要看清那畫面里的自己說出了什么,可是這畫面依舊模糊,看不清晰。
  在自己坐上去的時候,似乎有什么鮮紅的液滴落到了他裸著的肩上,順著肩胛骨滑落了,也順著手臂落下,滴到交纏著的大腿上。
  水聲和暗喘的聲音,交混到了一起,周圍似乎有隱約的金光。
  似乎有什么危險,向著自己臨近。
  他感覺到了,頭頂上有一只手掌,便要按住自己的天靈蓋,似乎不想他這樣繼續下去。可是有一種奇怪的欲i望,讓他無視了這樣的危險,繼續,繼續下去……
  隨著這樣的過程進行下去,那人的手,終於緩緩地放下了,唐時又將那佛珠含住,從他手上銜了下來,兩片嘴唇給夾住了,斜了眼去看那人的臉。
  盡管看不清,卻仿佛能看到他清醒又強行克制的冷靜目光,於是便將這佛珠遞到他唇邊,隔著這佛珠相吻。
  那佛珠掉落了,於是四片嘴唇挨在一起,他嘗到了血腥氣,溼滑的舌頭,引誘他張開了唇,那人卻已經閉上了眼,似乎不堪他這般調情一般的挑弄,也似乎……不想願意看到眼前的唐時。
  畫面拉遠了,於是唐時的視線驟然一寬,那地方,乃是一座蓮台,周圍是一片蓮池,無數碎裂的蓮瓣,頭頂逆轉的卐字……
  有人在他耳邊輕嘆,度,不度……
  唐時還未想明白,便已經驚醒了,還是子夜之后的一段時間,他翻身坐起來,只這一瞬間,夢里的情景便已經開始模糊起來。

超—愛—吻—佛—珠—這段der!!!覺得這比上什麼道具還性感的我還好嗎_( :q」∠)_
而後時鏡ㄉㄉ的肉真是一次比一次還刺激!以是非的七情六慾之化身獻上7v1的饗宴,那段肉咱真是看得又痴又虐,然後還真的以佛珠手環塞ry,這腦洞他真的幹了!臥槽簡直想跪拜時鏡大人他,可肉體上的互動有多美好,情感上的坦白就有多艱難。好幾次真心覺得兩位走不到HE了( ´•̥̥̥∀•̥̥̥` )幸好幸好,否則作者咱來談談人生。

除了和尚這身份外,再來說說是非是如何迷人。是非一身極我所喜之攻大成,實力強大內斂沉穩、不多言任調戲(?),而不得不說是非之迷人也要歸功於小受唐時,沒有他在無法將慈悲如佛的是非激發人性之七情六慾,有時看是非被唐時逗弄也真的挺過癮的(被金怒蓮爆shi),當然看到是非忍無可忍對唐時這樣那樣更爽\(^q^)/
咳咳,以上狀況多是少數,得說明兩人是兩情相悅(只是很不坦率),因所修之道迥異、肩負之大任無法在一起。打從文始便明白這段感情必是走得艱辛坎坷,幸是知最後有情人終成眷屬。

  • 作者處理感情時,使用的意象

/石橋/

時鏡ㄉㄉ在處理是非與唐時兩人的感情線少,以至於我每看到他們相視、對話,那股若有似無、呼之欲出的情意時,總珍惜地複製起來,慢慢去推敲、去感覺。於是幸好有這習慣,才發現時鏡ㄉㄉ早有暗示:在湯先生陷唐時於幻陣中,後者就在石橋上遇見他心中的魔障——是非。

  眼看著那人要從自己的身邊走過去,唐時卻忽然一步移到他面前來,閃身便到那人傘下,一把傘遮住兩個人。
  唐時瞇著眼,伸手去掐他臉,便道:「為何傷我?」
  那人沒說話,一如既往地用那帶著憐憫和慈悲的眼神看著他,而后垂下眼。
  二十四橋,沒有明月夜,有這無數的江南煙雨,一把青色油紙傘,將兩個人遮住了。
  唐時湊過去吻他,哪管這似真似幻,又覺得不過是幻境,怎么做也無所謂——只可惜,心魔依舊在。
  他不理,它照來。
  舌尖勾住他的舌,便按住了他的肩膀,吻了個徹底,唐時引勾他,而他卻依舊是八風不動,云煙不染。
  「無聊……」便是連幻境也無聊的。
  這人在他的想法之中只不過是無聊,也沒有什么出色的地方,說他天賦出眾,那與唐時沒什么關系,說他慈悲心腸兼濟天下,也與唐時無關,說什么他好他仁善,關他唐時屁事——這人留給他的全部印象就是無聊,從頭到尾的無聊。
  活著不為了自己,以己度天下卻不曾有人能度他出苦難,又傻又無聊。
  對這樣的人動心,一定是唐時腦抽了。
  唇分,他又回去將他的唇描了一遍,只是抬眸卻見他一直看著自己,於是唐時抬手,將他雙眼蓋住,繼續加深這個吻。
  蒼白的,沒有回應的,唐時的心早就是冷的了,他笑了一聲,道:「湯涯這瘋子,我若是出去了,總有一日要將此人大卸八塊,方能消心頭之恨。」
  此刻這人便是他心中最傷最痛處,卻偏有這湯涯以「煙鎖重樓」之朮逼出他心魔,要讓他墮入萬劫不復之中。
  此人用心到底如何,現在還不得而知。
  唐時的手輕輕松開,於是退一步,讓到一邊去,那青色的傘從他頭頂緩緩地掠過,那一襲月白僧袍便這樣遠了,隨著遠去的還有他捏著的一串手珠,佛香的味道,消弭在這淡淡的煙雨之中了。
  唐時站在這石橋之上,蕭管聲聲,他卻漠然無言。
  於是轉身,從這石橋而下,便到了一片長堤之上。     

那時初見石橋這意象沒多聯想,只是覺得這畫面實在太美了,一腦補是非一身月白袈裟,青色紙傘,如畫的江南,光想就如癡如醉。直到後來近故事的結尾,「石橋」又出現了。

  這石橋乃是橫過小溪的,一點也不長,看上去灰白的一片,約莫有一丈多。
  是非站上去,卻又停住了腳步,忽然看著這一座橋。
  唐時也正好走上來,看他停步,有些奇怪:「這橋怎么了?」
  是非收回目光,依舊搖頭,「想起一個故事罷了。」
  故事?是非能想起來的故事,都是佛經之中的故事吧?
  唐時聳肩,「多半都是那些經書里的事,我想起的卻只有星橋。」
  話出口,他腦子里所有關於星橋的概念卻都消失個干淨,因為是非回頭對他道:「可知石橋禪?」
  「……」
  唐時沉默良久,道:「和尚,你還不死心嗎?」
  是非搖搖頭終於是笑了,「相由心生,我何故違心?」
  唐時在小自在天待過一段時間,自然也知道這故事。
  阿難尊者也算是相當有名氣了吧。
  故事里,阿難曾經向佛祖告解,說他喜歡上了一女子。而佛祖問阿難有多喜歡這女子,阿難則言:願化身石橋,受五百年風吹,五百年日曬,五百年雨淋,只求她從橋上經過。
  化身石橋,五百年風吹,五百年日曬,五百年雨淋,只求從橋上經過。
  低眼,看一眼腳下石橋,唐時笑笑便走過去了,卻道:「經過,便也經過了。」
  看一眼,便走過去而已。
  唐時以為自己很瀟灑,卻永遠也不會想到十二年后想到今日,會有何等感受。

阿難尊者的告解不禁令我聯想到席慕蓉的〈一棵開花的樹〉,是非男神連告白真美QQ有禪意又不失情意。時鏡ㄉㄉ一而再再而三以「橋」暗示些什麼,不論是等待,抑或是唐時早已心繫是非這件事實。得為唐時平反,很多人可能覺得起初是是非單箭頭,是男神大大一心情深把唐時小妖精收伏這才圓滿收場。直到我動手打這篇心得的時候,才發現「石橋」反而是在唐時的心中先出現的。或許兩情相悅很早前便開始了,然而是非與唐時的宿命使他們無法兒女私情。

/揹/

  收回目光,唐時下一步邁出了天海山的地界,卻一下跪在了地上,走不動了。
是非走到了他身前,卻彎身下去,讓他爬到自己背上去,將唐時背起來,唐時手指從他僧袍的一角划過,沒拒絕,臉微微地貼著他的僧袍,也觸到了他脖子后面掛珠的青色細穗,便將眼睛閉上了,「終究是道不同不相為謀的……」

番外裡時鏡ㄉㄉ讓讀者回顧,再次用了這最初讓是非揹起唐時的梗,真心要感動cry
我會說比起公主抱,我更喜歡小攻揹小受嗎(ㄒoㄒ)/~~ 

  「我走累了。」
  唐時站在原地不動,張開自己雙臂,開始耍無賴,「走不動了——」
  是非於是又停下來,「如何?」
  「背我啊。」他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
  即便是是非看了他半晌,他還是站在那兒不動,無奈,是非回頭,讓他趴在自己背上,將他背起來,便順著星橋,回輔星去。
  東詩的虛影,遠遠地、靜靜地,佇立在虛空之中,卻與他背上這無賴是一般模樣。
  唐時喃喃道:「那次從小自在天回來,半路上屠了正氣宗,你就是這樣背我回來的……這感覺,真好。」

也可從中發覺,唐時還有個口是心非的彆扭屬性www
可能絕大部分人看來,多是以為是非用情極深,然我認為唐時也是很早便對是非一見鍾情了。興許是於天海山白玉台階上,興許是在小荒境中一時的玩笑便緣起情動了。
也差不多要在這來個小結論,在此之前對時鏡ㄉㄉ不是很熟,起先戳開這部的時候還在吐槽這書名壓根兒是典型起點文書名啊,心底已經猜八成文案掃個幾眼就右上角了吧( ˘•ω•˘ )沒想到!這槽點滿點的書名,文案也SOSO的書,居然寫得出乎我意料讚!這本看完後我的確文荒個好幾天惹_( :3」∠)_
貼上大結局唐時腦海中回憶是非的片段,雖然忘記我原耽的前男神是誰,但是非男神已經是排行前三名妥妥地,超愛他der(ㄒoㄒ)/~~

  眼前的場面幻變不已,是天海山白玉台階上合十時的微笑,是小荒十八境之中寬厚的背影,是東海小自在天跪力佛堂卻言「看不開」的執念,是站在罪淵紛飛似流螢的熔岩之火前,一身染紅的僧衣,是被他怒極之時摔在香案上四散的佛珠,也是投身東海而身化星芒凝成星橋時的虛無…… 

是非男神撿唐妖精的屍骨跟以身填東海罪淵的地方都超鼻酸(就算知道男神的犧牲還是掉金豆豆惹T.T),請原諒我一定要寫出來,儘管插在莫名其妙的地方。萬分欽佩時鏡ㄉㄉ,雖然讀的過程中總覺得感情戲少得可憐,總會有好像壓根兒沒寫多少的遺憾,但事後這樣回頭咀嚼,才體悟每一段是非與唐時的對視、相處、交談都是情。

  他嘴唇抿了一下,終究去吻了他,道:「你是佛,乃是人中無七情六欲的一面,可偏偏,吾為汝之七情六欲。
  似乎是他終於說對了,是非輕輕地點了點頭,昏黃一盞佛燈之火,令他雙眸染上暖色,終於勾出一個笑來,於是萬千星辰都化作他眸中倒影。
  星域廣闊,古朴滄桑,依舊旋轉,千萬年不改。

彼此一體,方成圓滿。結尾收得很美也很棒,時鏡ㄉㄉ真的太神啦(膜拜狀)

  • 突破以往的修真文

以前看LJJ的修真文,大抵是傳統的套路,一步步修練突破。初次看見有作者使用以詩入道的創新巧思,自己本科當然不會放過這新奇的想法於是就來看看,這一看真心覺得既溫馨又痛苦,上半年才剛從教授的魔爪下成功倖存,無恙逃離詩選課(狂背詩的課程才當真是苦海無邊啊,健忘症患者傷不起(ಥ_ಥ)!)

  • 「自古詩詞之道在意境,而意境之搆成又依仗於具體的詩句和字詞。自古詩歌三重境,王國維《人間詞話》有言:欲成大事者,必有三境。」

    「第一境當為『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此一境歸之為『望境』;第二境當為『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此一境歸為『苦境』;第三境當為『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此一境歸為『遇境』。」

    「此境界划分,雖出自詞話,歸入詩詞之大類,也未嘗不可。然則老夫猶思,世上豈無第四境否?終日苦思,全無結果,乃遂作立此書,以供諸君同為探討,以詩入道。」

  • 物象與意象之間的區別,一個在「物」,一個在「意」,側重點不一樣。不過這些都能籠統地說成是意象。意象與意境之間的關系是點與面的關系,一般來說,只有知道了意象,類似於一個場景之中的某物,然后才能搆成拼接出整個場景,也就是意境來。

文章的前半部比較有琢磨關於詩的一些解讀跟意境體悟,後來因為要走劇情作者就沒花那麼多時間再寫,不然可能會淪於拖沓。但如果當初上詩選課有這好文,我應該會背詩背得比較豪爽吧,應該。

#莫名很喜歡的一些句段# 

  1.  有時候,實力弱,也是一種很奇怪的保護色。

  2. 「即便你願渡我,我卻不願被你渡。」

  3. 枯葉與殷姜/想當年她打扮得漂漂亮亮,整日去勾引那和尚,人家卻冷冰冰地推開她,讓她自重。

  4. 是非的心魔 /「度人人不度,是非,我來度你,成魔可好?」

  5. 紅塵幾度,不過虛妄;彈指一揮,盡在斜陽。

  6. 是非那合十的雙掌,終於緩緩地分開了……

    (合十表自持,分開已是為了唐時破戒。成佛耶?入魔否?

    可以深深感受到是非男神的苦苦掙扎,短短一句就充滿畫面感_:(´ཀ`」 ∠):_ )

  7. 天地一槃棋,浮生一場局。

  8. 「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是執念,亦是痴。」「我痴,你亦痴,可好?」

  9. 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

  10. 是非還坐在下面。一動也不動,那僧袍的衣角都落在地上,唐時每每看到的畫面,都想彎腰下去將他的僧袍給撿起來。

    (ᕕ( ^q^)ᕗ小的撿!讓小的撿!)

  11. 唐時也明白過來了,可又一個新的問題產生了:「這里有無數的桃樹,武陵道人有無限的時間,以近乎無限來尋找有限,怎么可能找尋不到?」

    「不然,你們沒瞧見這圓台上的小字——但凡入境修士,窮其一生,也只擁有一次選擇的機會。人雖無盡,而有的東西一旦失去便再也不能找回。機會稍縱即逝,而逝者不復重來。
  12. 世人很少有好記性,人對自己的好,時常忘記得很快,能記住的大多都是那些不好的。因為壞事比好事深刻。記住一個人的好,比記住一個人的壞,困難多了。

    對村民們來說,這白衣僧人,已經不是當初救助過他們的那個白衣僧人,而是鬼,是妖邪,是被他們遺棄在村莊舊址的死人。

    所有一切詭異的事情,都會被歸入妖邪。凡人之眼,只能看凡人之事;凡人之心,只能推凡人之理。

#妹子書評中寫的段子#   原址請戳 

一盞油燈在案前默默燃著,熹微明滅,時有那不穩火花一閃,噼啵爆響。
窗外明月高懸,隱隱水聲傳來,海水拍岸,攜卷一身執著撞碎在礁石上。
坐在逆光處的人,閉著眼,神情掙扎,時而又淪陷其中,或不捨,或決斷。
似乎與那魘住了他的幻象糾纏不休。
是誰的手臂沿肩而上勾住了他的後頸,又是誰的雙腿勾纏在腰間款擺不休。
他看不清,又看的太清,明知是假,卻參不透一個妄念。
即便我舍了一身修為功德,你也不願伴我。
可以度人,卻不能自度。
刷拉一聲,那一串佛珠終被扯斷,滴滴轉著滾了一地。
愛慾情仇若能參透又何談是劫數,佛心凡心二者相變為何不可兩全?
須得捨棄,方得大道,痴唸錯對,誰說得清。
世間安得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

慶幸結局沒這麼苦逼,不然時鏡ㄉㄉ門前肯定吊一排妹子吧www
逛了一些妹子的感想書評,這段寫得太好必須貼出來( ; ω ; )
斷斷續續終於把心得打完。很推這本(拇指)歡迎戳書名的連結去看看喔!
曾經滄海難為水,不知下本修真好文啥時來~(ˊ∞ˋ)~

评论
热度 ( 5 )

© 於是你不來 | Powered by LOFTER